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来源:徒步中国    点击:1369



从17年开始,徒步,骑行,摩旅都有了很多的体验,客观来说,摩旅最轻松,徒步最艰苦,可都是自己喜欢的旅行方式,都可以获得独特而满满的快乐和收获。也所以,在正常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逻辑下,还是有信心有勇气随时可以在这样不同的方式里切换。毕竟,它们都融入了我快乐而充实的生活,成了生活本身。
期待未来五个月的自由新疆行,一切都是未知的,难以预料的,新奇的。也或许并不是期待,不期待任何假定的结果,热情满满的去体验,融入,从容面对和接受任何由未来而来的现实。
我想,这不仅仅是旅行观念,也是自己的人生观念吧。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在川西和青海的高原上行驶一千多公里后,4月30号到达西宁。停下来休息了两天,随之环了一圈青海湖。

高海拔内陆湖虽然美丽异常,却显得单调,缺乏多角度下的层次美。
中国大大小小有名气的内陆湖虽说并没有全部到达过,可也算是去过大半,若论美色还是首推泸沽湖,其次洱海,名气同样不小的抚仙湖西湖太湖之类都要逊色不少。而诸如青海湖羊湖纳木措这样的高原内陆湖美则美已矣,却似乎不必特意前往,观看网上的图片便已足够。
加上在青海的其他一些略微不愉快的体验,以及网上游客对茶卡盐湖的诸多负面评论,虽然当下免票即可进入,还是失去了去茶卡的兴趣,直接去向往已久的河西走廊吧。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河西走廊,黄河以西,形似走廊,此次摩旅沿着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时的路线,翻越祁连山,经过扁都口,焉支山,山丹军马场,前往张掖。

扁都口,因两个历史事件而闻名。
第一次是张骞翻越祁连山到达扁都口时被匈奴兵俘获并禁锢自由长达近十年。
第二次,隋炀帝在打败吐谷浑后率领十余万人于六月翻越祁连山时,在扁都口突遇暴风雪,冻死一半人,随后在骆驼城会见西域各国使者,重开中断了许久的丝绸之路。
山丹军马场,中国乃至亚洲两千年来最大的军马场,第一任场长便是曾封狼居胥的冠军侯霍去病。
两千年转瞬即逝,军马场依旧,扁都口已完全没有了曾经的模样,焉支山依然矗立在那里,平静如水,草原上风声呼啸,“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番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耳朵边似乎响起了无奈退回大漠深处的匈奴人悲戚的吟唱,和着马头琴凄婉的琴声,飘荡在草原上空。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草原是土拨鼠的天堂,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洞口,行驶在祁连山草原上,幼小的土拨鼠不时在道路中间穿过,有好几次感觉都要撞上了,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张掖,汉武帝占领河西走廊后设建置,“张国臂掖,以通西域”,曾改名甘州。
从祁连山上北下,逐渐从辽阔的草原过渡为连绵的耕地,直至张掖市区。而从进入张掖市区开始,就觉得这个城市有些不同,道路都很宽,人却显得稀少,大气之余,又有些落败或者烟火气不足,不过城市却特别干净,和甘肃东南部那片区域截然不同。
而且,张掖的市区边上居然有面积达几千亩的湿地公园,各种大鸟小鸟随处可见,让人欣喜。
古人有诗曰,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作江南。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酒泉,同样汉武帝时设建制,因“城下有泉,其水若酒”而得名,后曾改称肃州。这次在酒泉停留了一天,初步接触下的印象,一座现代,历史,休闲并存的小城。
看不到几栋高楼大厦,也看不到大都市里让人生畏生厌的高架桥,有的只是被柳树和白杨包裹的几层楼房。好多街口没有信号灯,没有无孔不入的电子眼,似乎一切都慢慢悠悠。当然啦,物价也相当便宜,一大碗的糊锅七块钱,一份20个的韭菜鸡蛋水饺12块钱。如果不是不远处连绵的雪山,便仿佛身处内地某个小城,而不是当年威震西域的酒泉郡,肃州城。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敦煌,这个称谓在汉朝之前即存在,为当地少数民族语言之汉译,若用汉语字面意义来解释则可为:“敦,大也。煌,盛也。以其广开西域,故以盛名。”唐初改名沙州,并扩大了州治范围,元朝元世祖末期将敦煌居民内迁,敦煌成为纯粹的军队屯田区,明朝初期明政府以嘉峪关为界封关,放弃敦煌,后曾反复,于明朝嘉靖年间彻底放弃了嘉峪关以西,所有居民内迁,此后两百年敦煌荒置,清朝时复归中央政府,恢复建置并复名敦煌至今,目前为县级市,隶属酒泉市。全市3万余平方公里,绿洲面积仅占4.5%,水源严重依赖发源于祁连山的党河。

五月的敦煌,温度不冷不热,游客稀少,大小林立的酒店房价降到了不敢置信的程度,餐饮价格则比酒泉瓜州几乎高了一倍,这个以西北塞外风光和人文历史为主的纯旅游小城处于最舒适又最安静的时节,
站在五楼的窗边,近处的房屋绿荫和不远处的沙漠相连,极富层次感,让人心生感叹。一直以来都钟爱有流水的地方,水即意味着生命,尤其在河西走廊和古代丝绸之路之上,所有沿途的商业城市和人类据点无不傍水而居,而若河流改道或干涸,人类活动随之停止。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党河穿城而过,哺育了整个敦煌
关于名称的更改,涉及中国古代各朝地方行政单位设置,两汉时地方设置两级:郡,县,承自统一六国后的秦并做进一步发展,之后延续近四百年的大动乱时期,陆续改郡为州,到唐代时确立了州县的两级地方行政单位。

至于历朝历代在此两级地方行政单位之上无论是路、道、行省,则原都属于中央集权的临时移动机构,后逐渐成为固定的权力机关,如行省,意为行走的尚书省,直至演化为民国至今的省。
凉州(武威郡),甘州(张掖郡),肃州(酒泉郡),沙洲(敦煌郡),河西走廊四郡,组成了甘肃的灵魂,也成了甘肃省名字的由来。
从张掖出发前往酒泉敦煌的路上,左侧不远处的祁连山始终陪伴前行,终年积雪不化,雪线清晰可见,右侧的马鬃山遥远的只剩一条灰色的淡影。祁连山雄伟险峻,马鬃山合黎山海拔较低和相对平缓,从瓜州到酒泉的一大片平坦荒漠极适合骑兵肆意驰骋,无怪乎当时的河西走廊汉长城长达2000公里。
历史纪录片里,极推崇《河西走廊》,瓜州和敦煌之间的悬泉置便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此次又是顺路,焉能不前往凭吊。美中不足的却是悬泉置遗址在考古队离开后一直未启动开发,也不对外开放,只能隔着护栏远远的眺望。
邮驿系统,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始建,延续到清代,两千多年里各个王朝用遍布全国的邮驿系统支撑起了庞大的农业帝国和中央集权的有效运转,不得不佩服先辈们的创举和智慧。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留守遗址的是一对敦煌的五十多岁老两口,已经在此7年,曾经流经此处的河流早已干涸,老两口的一切吃穿用度包括生活用水都要从别处运来,十分辛苦,平时也极少有人来此,只有两只田园犬和一只小土猫为伴。好在据说今年秋季开始将开始遗址的旅游开发,或许两年多以后即可对游客开放,那时留守的老两口想必也可以退休回家颐养天年了。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远处的悬泉置遗址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考古队离开后,遗址尚未开发,不对外开放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进入青海开始,就恨不得长两个胃,西北美食真的真的太多,都是我喜欢吃的,除了肉,并且价格实惠。吃完了饭很快又看到了更好吃的,只好计划着下顿饭过来补上,这次的西北自由行,怕是瘦不下去了。

即将离开敦煌,沿着曾经的丝绸之路进入新疆,期待一场关乎塞外风光和历史风云的盛宴。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这条短短的道路,一端是沉寂千年的骆驼城,一端是生命力张扬而浓郁的垂柳,形成了极强的视觉和心灵冲击。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到了瓜州,吃瓜群众怎能不吃瓜呢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敦煌休息两天后,一路向下走,借道青海的茫崖市,进入南疆。
为何不走更近的进疆路进入哈密呢,基于两个方面考虑。首先哈密的下一站是吐鲁番,而吐鲁番的疫情防控措施是拒绝外省人员进城,之前网上查到的信息是南疆疫情防控相对北疆较为宽松;另外,七八月份的北疆非常漂亮,而南疆的城市主要分布在塔里木盆地,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大部分景色以沙漠荒漠为主,不同的时间风光差异并不很大。所以考虑五六月份南疆,然后独库公路开放通行后沿着独库公路前往北疆各地,去体验那里众多的草原风光。
但实际上,关于上述的第一条却是失算了,没想到和田以及喀什的防疫力度依然超人预料,也直接导致了和田穿城而过,连着两天享受了警车专车开道护送的待遇。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西域丝绸之路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绿色的若羌县城
若羌县,进疆后的第一个县城,中国面积最大的县,土地面积超过20万平方公里,约相当于两个浙江省。
著名的罗布泊,楼兰古城,米兰古城都位于若羌县,美丽的楼兰小河美女即出土于此,而罗布泊镇也是中国面积最大的镇。
故名婼羌,由古代羌人的一个部落名称而形成的地名,新中国后简化汉字,改为若羌。
若羌,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汉朝时为西域36国之一,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曾分别称为婼羌,楼兰,鄯善,反复臣服于中原王朝,匈奴,吐谷浑,吐蕃,西辽。
辖区内分布着多种地形地貌,高山,高原草甸,冲积绿洲平原,沙漠,戈壁,盐膜地等。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博物馆里的小河美女真身,和博物馆墙壁上的美女像相比,还真是照片和照骗。
罗布泊,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一片湖泽,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20世纪初的西方探险者还可以在罗布泊行船,新中国成立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人定胜天大运动,不到20年时间罗布泊便完全干涸。
某种意义来说,新中国成立后50年对中国境内环境的改变和破坏,远远超过了在此之前的上下五千年之总和。
若羌之后的下一个落脚地且末县,中国第二大面积的县,超过13万平方公里,这个名字来自于两千年前西域丝绸之路上的古国。
从瓦石峡镇路过后到且末县的200公里是和头一天完全不同的风光,由于车尔臣河和315国道比翼而行,国道两旁大片大片的绿洲,满眼的青翠看的十分舒服愉悦。连着几天在死寂的土黄色世界里穿行,这样的绿色难得少见让人惊喜。
水是万物之灵,来到了新疆,对这句话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一路往南疆走,沙漠由远及近的映入眼帘,看到的胡杨也逐渐多了起来,粗壮龟裂的枝干上绽放着娇嫩青翠的叶子,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感叹生命的顽强,倔强。
这是一种无声而无穷的力量。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

进入南疆后,就是沿着315国道一路去和田喀什,除了每个大大小小城市入城口的公安检查之外,还有好多临时的检查站,身份证验证,人脸识别,很是严格。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和内地截然不同,新疆的警察(无论汉族还是维族)都很友好,相处轻松。

再说加油这件事,从进入青海开始,摩托车就不能直接提枪加油了,要把摩托车停放在指定位置,登记行驶证,驾照,身份证,之后提着油桶打油来自己加。
而进入新疆后,所有的加油站都用铁栅栏封闭了起来,出入口都有保安看守,无论大车小车都要先行身份证和人脸识别方可进入加油,对我的大洋马来说,依然是提着油桶去灌油。
于是曾经的数学学霸天赋再次施展,每次计算的加油量都几乎刚好油箱加满。
这也怪不得自己慎重,动辄几百公里没有加油站,大部分的加油站也拒绝给摩托车加油(尤其是和田市区,没有一家加油站可以给摩托车加油),半路上没油抛锚可不是件愉悦的事,除了烧柴油的大货,经常十分钟看不到一辆小汽车。
各个县城的城区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便民警务站和警察叔叔,还有好多穿黑色衣服的特警哥哥骑摩托车流动巡逻。
几天体验下来,新疆的警察叔叔普遍很友好,让人心生安全感。这也印证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描述——新疆的警备力量用来戍边维稳,内地游客到新疆旅游基本没有安全问题,各个便民警务站都可以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为游客提供各种必要的服务。
游记 | 摩旅新疆:当旅行成了生活本身警车护送(押送)
315国道沿线各个城市采取上个入城检查站安排警车直接护送到本城市的出城检查站,出城检查站的警车护送至下一个城市的入城检查站,以此类推,每一段都是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通行效率甚为低下。
到达和田检查站时摩托车已基本没油,警车带着我到处找加油站加油,可和田市区所有加油站都不能给摩托车加油,即使当地派出所和便民警务站去油站交涉都无济于事,由此也就可看出和田地区的维稳形势如何了。
带我去加油站交涉的派出所所长是浙江人,告诉我和田地区和喀什的莎车等几个县城是全新疆维稳形势最突出的区域,因此各方面措施格外严格,而这次遇到的摩托车加油问题便得到了体现,后来终于在和田的一个郊外加油站加到了油,加油时有保安将摩托车推入指定的封闭加油区,按照顾客要求的加油量加油,再推出加油区交给顾客。
从进入和田地区的各个县城开始,每个交通路口都有最少一个警察执勤,和田喀什这样的大城市单个路口警察数量则至少翻倍,尤其从喀什入城检查站直到市区里,很多警察手中的装备从警棍换成了枪支,让人心中平添了一些慎重,和安全感。
而从墨玉县开始,警车便直接将我们带到了高速路上,建议我们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更多摩托车摩旅游记

欢迎关注机车网微信公众号 jichew

随时随地为您推送最新机车资讯大餐